话剧《茶花女》

话剧《茶花女》

时间: 2017-07-14 ~ 2017-07-15

场馆:上海城市剧院

城市:上海

价格: 120 元起


电话订购
PC版购买
简介

导演寄语

 

爱或是恨、好或是坏、公正或是不公、真诚或是虚伪、同情或是嫉妒、善意之举或是邪恶之举、给予帮助或是故意使绊、信仰与希望或是怀疑与怨恨、内心的善或是恶、联合或是分离、通向喜悦或是悲伤、享受欢乐或是痛苦、追求人道或是不仁、剧院或是美术馆、舞台上的真实或是走廊边的谎言、追求美丽或是黑暗、帮助或是伤害、制造或评论、创造或批判、诚实或欺骗、生存或是灭亡……这些都由你自己选择,这次也是如此,就像你将会选择是否喜爱我们的作品……也许在画廊里你不会喜欢,也许在观看之前你就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在一次,也许你能放松并尝试不做自己。也许一些出乎意料的事会发生,发生在某些内心深处。你不需要像任何人承认,甚至不需要像你自己承认,只要保持安静即可,因为到了最后,只有寂静。或许就像我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所说的:这个世界因为所说的比未说的承受了更多的不幸……
所以,嘘……

内容简介

 

姘妇的悲剧,可叹的绝望之爱,五十年来在第五幕的结尾无一例外的被人哀悼。这些哀悼在不同的语言、性别和年龄的泪水中,但仅仅是在舞台上,因为现实生活中的玛格丽特并没有这种权利。我们可以轻易的得出结论:这就是19世界最悲惨的戏剧。
之前的作者在处理描写为滥交而悔恨的女性这一主题时有着截然相反的意向。在著名的小说《曼农·莱斯科》和《交际花》中,这样的角色的结局都是悲惨的死去,尽管她们有着纯洁的爱。在《茶花女》之前,奥吉尔的喜剧《冒险家》描写了一名想要改变却不被社会接受的妓女。维克多·雨果是第一个尝试,并且成功唤醒人们对于玛丽昂·黛劳曼同情的作家。正是雨果开启了这一股雪崩似的潮流:同类妇女,无论有没有茶花,在她们破碎而有动荡的生命中试图拯救心灵中纯洁的一小部分。奥吉尔的戏剧《奥林匹亚的婚姻》中杀害了奥林匹亚的那颗子弹标示着这股错误激情的终结。就连小仲马自己都改变了自己的意见,并在之后成为此类行为的严厉批判者。但是《茶花女》的艺术价值却不在此,而是在每一幕中充斥着的巴黎地下世界刺激的生活和事件。